rr55uu咖

杰罗好温柔啊!果然是父亲的类型啊这种谆谆教导~

杰罗送的鞋子~感觉杰罗有一种父亲的感觉啊, 还交咕哒做弓箭和鞋子。

[可能是A霍]无题


#本文幼儿园文笔,被别人怂恿放出的自娱自乐的产物,不喜轻喷拜托了( •̥́ ˍ •̀ू )

#私设有而且很多……

#如果觉得可以接受的话,您可以往下翻了。




霍星很久没有睡过觉了,他一直坐在电脑的前面观察着金枪鱼镇的治安。

[你真的不需要睡觉吗?]

某日,肉抖抖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[确实需要定期休眠,但并不是必须的。]

机器人这样回答。

其实真的不需要吗?不是的。

在改造的时候,他已经睡够了,已经不愿意踏进那个五彩斑斓的诡异世界了。

在那里,无法使用自己的武器,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只能重复一遍一遍看着曾经的自己犯错。

五年前,他的手紧紧抓着男人的手臂,把他救出火场,逼他离开他亲爱的儿子。

而他的儿子,则是机器人五年后赢得感情之后最大的梦魇。

那个孩子,手中握着他的木偶,倒在火场里,火光映着他苍白的面容,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曾经的机器人强硬地拽走他的父亲。

每次看到这里,霍星的中心处理器就烫到即将自爆。偏偏还无法停止,只能一遍一遍的“观赏”这悲哀的一幕。

直到博士把他的开关打开才把他从“地狱”拽出来。

他现在还记得,再次识别到白炽灯时他的情绪波动是多么激烈。

但是噩梦并没有因为升级而抛弃他,从此以后,只要转到休眠状态,被火焰笼罩的噩梦又将占领他的处理器。

从此,机器人再也没有休眠过,他就算卡顿也不敢休眠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肉抖抖不知道霍星为什么不选择休眠模式来缓解系统的卡顿,才刚刚升级不到三个月而已,就卡地跟三十年没有清理程序垃圾一样。

她知道霍星这样做是有原因的,可能是因为程序出现了故障,也可能是因为某种病毒。

可是她试探过,并不是这两种情况。

后来,霍星向她问了一个问题:

「如果人类不断梦到曾经的人该怎么办?」

肉抖抖回答:「因为怀有某种愧疚吧?」这个时候,她已经不知道应该对机器人终于得到感情而高兴,还是对被恶梦缠上的霍星感到悲哀。

她决定帮助霍星摆脱噩梦。

然后,她开始有意无意的提起休眠或者愧疚,希望霍星能面对这种事,终于,她的努力获得了回报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霍星开始想面对这场噩梦了,头一次,在获得感情之后主动投入到自动休眠状态。

梦里的场景依然不变,火场中的孩子撕心裂肺地哭喊,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下来,在还未溅起水花的时候就蒸发成气。

霍星站在孩子的对面,努力把自己的双腿拔出地面,可惜它们依然紧紧地粘着地面。

没有时间了,火烧到了孩子的身上,娇嫩的身体皮肉开裂,卷曲,碳化,最终只留下了灰黑的骨。

窗外传来了哭喊的声音,是不断在脑海里环绕的画面。

没有感情的怪物流下虚无的眼泪,他跪在地上,发出了计算机加速运作的声音。

「没有感情的怪物。」

我不是啊……

[没有感情的怪物!]

我不是!

[那你为什么不救我的儿子?!你知道他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!]

我只是……

「我……是没有感情的怪物……」

时间停止流逝,梦境又回到了原点。

机器人保持跪在地上的姿势,默默抬起了头。

孩子双眼无神地看着他崇拜的英雄抛弃了他,连一个眼神都没给。

那是他尊敬的英雄。

「我是英雄?」

我不配,当他的英雄。

但是……

或许我这次可以救他?

机器人站了起来,这次的活动竟然如此轻松,他一步一步走向火焰中心的孩子,速度一点一点加快,最后变成了奔跑。

孩子看见他了,眼睛里不再是泪水,取而代之的是一点点的希望。

终于,把他救下来了。

霍星把那个孩子紧紧抱在怀里,纵身一跃跳出了窗户,安全地落在地上。

「你终于来救我了。」

孩子擦了擦眼泪,站直了身体。

「很抱歉,过了这么救才救你出来。」

「没事,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。」

孩子轻轻拥抱了机器人,身体逐渐变得透明,他将唇凑近了机器人的耳朵。

「谢谢你,3000A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休眠状态解除——

霍星把手轻轻地放到胸前,哪里跳动的不止是处理器,还有早逝孩子的灵魂。他现在才真正明白这一点。

「谢谢你,霍星。」

霍星轻轻的笑了。

七夕献礼—伏魔杖

#迟到的七夕文
#OOC预警
#胎教文笔不喜轻喷_(:3」∠❀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是七月七乞巧节,往日热闹的兄弟们都跑得不见踪影,他们要不然说要去看看家里的媳妇,要不然就说要去给妻子挑件礼物,总之,这里只留下了你和伏魔杖两人。

其实你知道队伍里脱单的人远没有那么多,再加上大家临走的时候还冲伏魔杖挤眉弄眼,所以你很清楚的弄懂了大家的意思。可惜,你虽然和伏魔杖关系匪浅,但是你觉得人家很明显没有那个意思。

这个场面变得很尴尬。

“那个…大哥?”

“什么事?”

你本来想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,但你立马就后悔了,当伏魔杖棕色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,你立刻就忘记了想说的话。

你和伏魔杖四目相对,场面变得更加尴尬了,为了缓解气氛,你随口来了一句:

“今天,是乞巧节呢。”

说完你就想打自己一巴掌,这不是明知故问嘛?

“啊,是啊。”

你嘘了一口气,还好伏魔没有纠结这个话题。

“话说回来,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。”伏魔起身坐到你的身边,“闭上眼睛,给你一件礼物。”

你听话的闭上了眼睛,当你的眼前一片黑暗的时候,其他感官会变得更加敏感。伏魔杖离你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,你闻见了来自于伏魔杖身上浅浅的酒香味,味道很熟悉,似乎是你之前送给他的谢礼。当时你为了买酒攒了很长时间的金叶子,结果在回家的半路遇到了一群魍魉。幸好遇到了前来找你的伏魔杖,一通苦斗之后,你把那罐酒送给了为了保护你稍微受了点伤的伏魔杖。

“睁开吧。”

睁开眼睛之后,你看到的是一个造型典雅的的银簪子,上面雕刻的茉莉花仿佛和真的一样。

“谢谢大哥,我很喜欢。”

你想接过簪子,却被伏魔杖挡住。

“来,大哥给你戴上。”

你只得乖乖得背过身去,任凭那双温柔的大手摆弄你的头发,那双手的主人一边给你梳头,一边说:

“其实之前我就想这么干了,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。”

他拿掉了你之前的发饰,把你的头发披散下来。

“我之前问过兄弟们的意见,他说要等一个好时辰,于是,我想到了今天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

伏魔杖把簪子插到了你的头发上,用手将剩下的长发一顺到底,然后把下巴轻轻地搁到了你的肩膀上。

“我心悦你。”

那一瞬间,你感觉有一束电流刺中了你的心脏,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,你回过头,望着那双盛满爱意的棕色眼睛。不用说,你的眼睛里应该也是一样的感情。

“大哥……”

“叫我这么久大哥了,叫声伏魔听听吧。”

“伏魔!”你立刻改口,顺嘴的不像第一次吐出这么亲昵的称呼。

暧昧的气息飘散在空中,请就这样安静下去吧,但是安逸的时光过的就是太快。

“嗷嗷嗷嗷嗷……”

虽然温柔的时光被打破了,但是看伏魔秒变脸不是也挺有意思的吗?